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配资 » 正文

场外配资“故事”多 券商自查引“虚惊”

  这份通知出台的起因,则是5月2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部分券商参加会议, 配资平台哪个好,要求他们对场外配资业务进行严格的自查、自纠要求,主要包括与恒生电子签订协议,利用HOMS系统为客户间配资提供服务或便利、利用第三方系统通过接口接入实现客户间配资股指配资,以及以其他方式为客户间配资提供服务或便利等违法、违规行为。

  两件事件的“叠加”,令市场开始担心本周一股票配资客户账户将面临强制平仓。

  “虚惊一场!”一家股票配资资金批发机构负责人感慨说,目前他们与券商的股票配资业务合作仍在有序开展,并没有出现客户账户强制平仓。唯一的变化,是个别券商周一暂停开设新的HOMS分仓账户。

  但在上周末,股票配资行业曾因齐鲁证券的一纸通知引发波澜。

  自查通知“风波”

  齐鲁证券下发的《关于全面自查、自纠参与场外配资提供服务或便利等相关问题的通知》显示,要求各个部门全面自查自纠,其中包括接入恒生HOMS系统为场外配资提供服务,从5月25日起,将一律停止向场外配资提供数据端口服务。

  这份通知出台的起因,则是5月2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部分券商参加会议,要求他们对场外配资业务进行严格的自查、自纠要求,主要包括与恒生电子签订协议,利用HOMS系统为客户间配资提供服务或便利、利用第三方系统通过接口接入实现客户间配资,以及以其他方式为客户间配资提供服务或便利等违法、违规行为。

  两件事件的“叠加”,令市场开始担心本周一股票配资客户账户将面临强制平仓。

  “但周一我们没有接到券商关于账户强制平仓的通知。”上述股票配资资金提供商表示,齐鲁证券发此通知是有其他的原因—主要是这家券商正在酝酿上市,基于业务操作合规的需要,他们内部开始厘清某些不规范的股票配资业务。

  至于证监会要求券商暂停向场外股票配资方提供端口接入的便利,其实也持续了一段时间。

  在他看来,证监会相关部门之所以要求券商严格自查自纠场外配资业务,一是有意调控券商的场外配资业务规模,避免股市突然大幅回调所引发的巨大市场风险;二是预防有些不法分子借助场外配资业务建立老鼠仓进行内幕交易,用高杠杆赚取高回报。

  “其实,相关部门已经担心这类配资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张,已经给券商风险管理带来不小的隐患。”他直言。据他了解,目前券商的融资融券业务规模接近2万亿,场外的配资规模则达到1万亿元,两者相加占到3万亿元,已经达到券商总净资本的4倍。

  场外配资“乱象”

  上述股票配资资金批发机构负责人透露,在5月2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部分券商参加会议后,整个场外配资业务又进入新一轮的降杠杆征途。

  比如4月银行理财产品部门还允许发行杠杆率在1∶2.5的股票配资型理财产品,但现在一律将杠杆率降至1∶2以下,信托公司也将这类产品杠杆率从1∶3降至1∶2.5,股票配资资金批发商则已经普遍将面向C端客户的配资杠杆率从1∶5降至1∶4。

  “在降杠杆后,股票配资的配资部分风险还是可控的。”他说。毕竟,股票配资型信托产品(包括银行理财产品)通常会引入劣后/优先份额的产品结构,由股票配资资金批发商作为劣后方提供一定比例的保证金,信托公司与银行才肯发行信托产品,借道银行渠道向投资者出售优先份额完成募资。若按现在1:2.5的杠杆率测算,信托产品净值需要跌到0.7元以下,才可能触发优先份额投资者的本金损失。

  事实上,信托公司与银行在降杠杆同时,又进一步提高产品净值预警线与止损线,即产品净值跌到0.92-0.93元附近,就要求股票配资资金批发商开始平仓清盘。

  在他看来,相关部门持续要求券商从严自查自纠场外配资业务,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摸底这项业务的实际资金规模与潜在风险;二是防范某些隐藏在场外配资业务背后的内幕交易或老鼠仓,以及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场外配资的模式正变得五花八门, 杠杆鑫东财配资,比如有些民间投资机构可以向客户承诺13%-14%年化收益,通过接入HOMS系统进行线下募资,再利用分级或分仓操作引入配资资金进行高杠杆的自营交易。此举在酝酿不小投资风险同时,还涉嫌非法集资等问题。

  甚至有些机构发行未经相关部门备案的资产管理产品进行类似伞形分仓的投资操作。具体而言,这类资管产品在劣后/优先份额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层夹层资本—形成优先/夹层/劣后的结构化产品模式,但当产品亏损时,首先亏损的却是夹层资本的钱。

  “这里就可能存在某些猫腻。”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也许夹层资金的提供者,提前掌握某些上市公司重要信息进行内幕交易,他们只是想借助这种模式做大资金杠杆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若券商对夹层资本的提供者或投资顾问的背景没有做好详尽的尽职调查,就可能成为老鼠仓的新灰色地带。

  “甚至券商还会对这类资管产品额外提供融资融券业务资金,等于帮助他们进一步提高杠杆投资倍数。”他说,这也是相关部门不愿看到的局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券商已经开始对存量场外配资业务开始自查自纠,打算清理一些违规行为。

  “如果被监管部门抓住这类事件,可能将面临重罚。”一家券商人士坦言。

  资金风险陡增

  然而,随着相关部门开始收紧场外配资业务,这位股票配资资金批发机构负责人还是发现不少业务操作正在渐行渐难。

  “恒生电子的HOMS系统也在主动收缩子账户数量。”他说。此前一个HOMS分仓账户可以同时连接一个主账户与1000-2000个子账户,但现在基本都控制在50-100个子账户。要维持现有的客户数量规模,他们就不得不寻找更多的HOMS系统账户。

  然而,在齐鲁证券出台这份通知后,一些券商纷纷跟进,暂停开设新的HOMS分仓账户,甚至不再允许新伞形信托产品资金接入HOMS系统参与股票配资业务。

  上述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公司内部正在研究下一步对策,不排除HOMS系统现有子账户相关配资业务在到期后,不再提供端口服务。

  “为了维持业务开展,不少同行正在寻找闲置的HOMS分仓账户与伞形信托剩余募资份额,先满足一些大客户的配资需求。”上述股票配资资金批发机构负责人直言。但这意味着相关账户费用与信托产品渠道开支水涨船高。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通常银行发行股票配资型理财产品的年化利率在7.4%-7.6%, 场外股票配资网站,信托公司再征收一笔产品渠道费用与管理费,约在1%。再加之资金批发商通过线下募集的劣后资金,整个股票配资的实际融资成本约在10.5%-10.7%,但随着相关政策收紧,他们要使用闲置的HOMS账户使用费与伞形信托剩余募资额度,又要额外支付0.3%-0.4%,令整个融资成本提高至11%。

  “这可能让整个股票配资产业链承受更高的资金压力。”他指出。目前股票配资产业链下游的资金批发商与渠道商的资金压力非常高,比如资金批发商需要垫资弥补信托产品杠杆率(1∶2.5)与客户股票配资杠杆率(1∶4)之间的差额;渠道商的垫资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配资168,一是客户爆仓导致的配资额亏损,需要渠道商拿出自由保证金弥补,二是盈利客户的取现压力,有时也需要他们先垫付,再向股票配资资金提批发商结算。

  原先,他们可以依靠高杠杆配资与高利差收益弥补垫资缺口,但随着整个行业持续降低杠杆与融资成本提高,他们的收入开始收窄,垫资缺口引发的资金风险日益突出。

  “未来的情况也未必乐观。”他表示。周一他听说有些银行基于政策风险,不愿再将银行理财产品介入HOMS系统参与股票配资业务,这意味着场外股票配资产业链正失去一个重要的募资来源,如果他们要寻找集合信托产品或基金子公司寻求募资,势必面临更高的融资成本与降杠杆压力,令整个行业资金风险持续增加。

  作者:陈植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网络收集整理,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25z.cn/gppzz/4839.html

上一篇:科創板股票破發這是市場本該有的樣子
下一篇:场外配资“爆仓线”今见分晓:(图)场外配资“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